今日推文:野王人帅腿长,唯一的问题是长了一张不会说人话的嘴!

今日推文:野王人帅腿长,唯一的问题是长了一张不会说人话的嘴!

把头发剪短啦!但是托尼小哥说咱这头发看着挺多,细看好像也不是很多!!咱就是说羊之前那段日子有没有人疯狂掉头发的?我就是那段日子超级疯狂的掉头发,以至于我现在都回不去了!哭唧唧,我的头发啊!

公会管理:卧槽这些魔头不是都退游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!

吃瓜路人:第一赛季大神?这都什么年代了,老年观光团还差不多。

老玩家们:年轻人,你们不懂被这些祖宗们支配的恐怖~

辅助为王[全息]》青梅酱

五年前,《创纪元》问世。
第一赛季这个当之无愧的黄金时代,无数传奇人物一战成名,排行榜众神争霸。
游戏领域正式进入全息时代。

五年后键盘电竞没落,全息电竞取而代之。

一个尘封多年的id重现在高手如云的排行榜末端,和这个毒瘤辅助一起进入玩家视野的,还有第一赛季让众人闻风丧胆的传说人物。
臭名昭著的拾荒者;黑市从未失手的顶级暗杀刺客;一己之力炮轰全团的嗜战疯子;制造品在拍卖行千金难求的乖戾巨匠……

这些人聚在一起加入了一个休闲玩家的养老公会,报名全息联赛。

不明所以的吃瓜路人:第一赛季大神?这都什么年代了,老年观光团还差不多。
饱受毒害的老玩家们:年轻人,你们不懂被这些祖宗们支配的恐怖~QAQ

豪门公会管理痛心疾首:卧槽这些魔头不是都退游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!!

——

江时回归游戏的时候,一眼就发现了依旧制霸在榜首的那个ID:鱼为泽。

玩家给他八卦:传说啊鱼神有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。五年前在三庭坡上准备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告白仪式,不料等了整整七天七夜,都没等到对方的出现。

江时:……假的。
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,因为他就是约战当天放鸽子退游的那个“负心人”。

韩俞泽:呵,你确定当年是约战?
江时:?

队长是个高危职业[电竞]》洲同

ERA战队打野兼队长night 林晚,赛区公认的野王,从网吧一路打到世界赛,拿到了国内第一座冠军奖杯。

野王人帅腿长,唯一的问题是长了一张不会说人话的嘴。

骂人不带脏字,阴阳怪气大师,托他的福,联盟的工作人员人手一瓶速效救心丸。

转会期到,林晚亲自去挑青训生做ERA的替补。

直播赛上,每个青训营积分前三的选手可以和林晚打一场对抗赛。

【night完成了四杀。】

【night超越了神。】

【winter终结了night。】

发烧了两天头昏脑胀的林晚微一挑眉,看到大屏幕上一头墨色短发,笑容乖巧的男生。

他回以一笑,从泉水复活后,追着那个男生杀了三回。

当晚,ERA战队官宣了替补中单winter元听寒。

队友:“林神淡定,林神冷静,有什么误会可以——”

“他两年前在学校里给我写过情书。”

队友:“?”

“被我拒绝后死缠烂打。”

队友:“?!”

——

一年后的春季赛上,night和winter的中野联动一鸣惊人,19岁的winter成为了ERA的首发中单。

某场比赛结束,ERA获胜,欢欣鼓舞的粉丝们讶异地发现林晚阴沉着脸离了场,元听寒紧跟着追了过去。

【night和winter不合实锤。】

【发生了什么?ERA队内有矛盾?】

【难道这俩青训营直播赛上的恩怨延续到了今天?】

几分钟后,元听寒低沉的嗓音带着轻笑,通过没关的耳麦,传遍了整个场馆。

“抱一下。”

“晚哥脸怎么红了?”

“晚哥昨晚答应赢下比赛给我的奖励,可不许反悔——晚上我来你房间拿。”

#可恶,乖崽怎么养成了狼#

冰上十七年[花滑]》花卷不投降

新晋升入成年组的花滑运动员路西,凭借乖巧俊俏的容貌和世青赛冠军的头衔,俨然成为当下热度最高的天才选手。

但也是最口无遮拦、最轻狂的问题选手。

他曾经一句话得罪了同队的“希望之星”,教练也总被他噎得哑口无言。
而在不久前的世青赛上,赛后采访时,他又因为一句“我要做世界第一男单”成功得罪了多国媒体,不少人笑他大梦想家,年少轻狂。

进入成年组没多久,路西训练时脚严重受伤。
大家都说他完蛋了,不少人等着看他笑话,可即便所有技术动作几乎要从头练起,记者仍没能从路西脸上拍到一点颓丧神情。

令人惊讶的是,那位他得罪过的“希望之星”邓畅,竟然一改平时冷淡。
带他复健,陪他起居,照顾的无微不至。

——

五年后,冬奥会到来。
路西和邓畅这对双子星,各自手握顶级履历,并肩登上冬奥赛场。

五年间经历过无数起伏和争议、也曾饱受伤病折磨的天才选手路西,凭借所有跳跃clean,技术分与节目内容分都拉满的自由滑表演,破世界纪录战胜所有强敌。

赛后采访,21岁的路西像16岁“口出狂言”那年一样,傲然浅笑:

“大家好,我是世界第一的花滑男单选手。”
“我是路西。”

身为队长,必须高冷[电竞]》芝芝猫猫

身为联盟战队中年纪最小的队长,虞照寒深知想要树立威信,人设一定要立稳。他眼神淡漠,端着一张高冷男神的脸,发信息从来只用句号。
特别是在新转会来的时渡面前,他给个句号都嫌多。

所有人都觉得虞照寒是朵又美又冷的高岭之花,时渡也这么认为。他对Bking向来无感,也懒得和虞照寒过多接触。
直到有一天,时渡提前结束假期回到基地。

只见虞照寒穿着小恐龙的毛绒绒睡衣,双腿盘坐在沙发上看《奥特曼》,正努力和一瓶打不开的水果罐头做战斗,甚至用上了牙。
两人四目相对,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
虞照寒依旧冷着脸,耳朵却红了:“误会,我不是笨蛋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时渡笑了一下,走近虞照寒,带着十足的侵略性,“那,队长需要帮忙吗。”

*

两人交往后。
时渡:“宝贝知道吗,在男朋友面前,是不需要装逼的。”
虞照寒沉思许久,缓缓抬头:“哦……那男朋友能摸下我的头吗?”

Author: Cnmei123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